後來才知道,凱緹根本就喝不到什麼母奶,每次也就喝到那幾滴,所以這兩週她都是在餓肚子的狀態。

而我其實在一周這樣親餵的狀態後,身體就出現了狀況,腰部脊椎酸痛,恥骨也酸痛的不得了,只要動一下恥骨就無比的痠疼,站起來更慘,整個一陣一陣的酸上來,讓我連站都站不直。

媽看我這樣,又看凱緹這樣哭很可憐,一直要我補一些配方奶給她喝,也要我多躺臥休息。我還因此跟媽鬧了一下,我說,如果我不努力一點,這一兩週不累一些,凱緹不餓一點才會更努力吸母奶,我就要ㄧ直都這樣沒多少乳汁分泌而要ㄧ直累了。

然後在第二週的時候,幾乎不哭的我發現我開始會鼻酸想哭,因為不能順利哺餵母乳而想哭,我覺得為什麼我無法給我的孩子母乳?

然後我一不小心在法蘭克還有在媽媽的面前流出了眼淚,也在親餵凱緹的時候流了眼淚。

媽媽跟我說,不要有罪惡感,不要有遺憾(我沒有對媽媽說出口的心情,她都知道)。法蘭克也一直安慰我,告訴我配方奶一樣可以讓凱緹健康快樂長大,重要的是把身體顧好。這時候我的感覺非常的複雜,我搞不清楚是對凱緹的內疚,還是ㄧ種無比的挫敗感。餵母乳對我而言竟然如此困難。而我真的很想要讓凱緹喝母乳。

月子中心的人跟診所醫師看了我的乳房都覺得乳汁應該很多怎麼可能都出不來。然後我開始了每週都回婦產科報到看診的日子。

2/10我到診所看診,因為左邊乳房整個已經變成像石頭一般硬了。而且不是只有表面硬,是真正的整個都硬,最後連乳晕、乳首都變硬的了(右邊沒有左邊嚴重)。

醫師還是覺得不可能乳汁都出不來,不可能只有3cc~5cc這麼少,於是他要我使用診所的大型吸乳器試試看。診所的護士小姐幫我熱敷幫我按摩許久,吸乳器還是吸不我左邊乳房的乳汁,而右邊還是只出來一丁點。連護士小姐都勸我退奶,她說我應該在怎麼擠都只有這麼一滴滴了,而且在這樣下去,我只會腰酸背痛月子做不好。

然後我又開始哭了,跟護士小姐幫我用力按摩胸部時痛的哀嚎不ㄧ樣,我難過的哭了出來,原來不能哺餵母乳可以這樣這樣的難過。

護士小姐看我這樣也只能不斷的安慰我,然後跟媽媽說的一樣,不要有遺憾,至少小孩有喝到初乳(結果後來發現我根本來初乳都還在乳房裡沒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hley 的頭像
Ashley

流浪的天空.幸福的雲朵

Ash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