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診所轉診到了馬偕的一般外科,準備動引流手術。

2/25第一次去看醫師,醫師也說要幫我先抽膿,我說我不要,我無法再忍受那種痛了,我要直接動手術。但因為動手術要隔天,醫師還是說要先幫我抽膿,讓我至少今天好過點,我還是拒絕(右邊乳房只有發炎症狀,醫師說吃藥就好)。

我寧願再腫脹的痛一天,也不願意再受一次抽膿的恐怖劇痛。
我不斷的問醫師,手術是不是有麻醉,醫師說有麻醉後,我才安心。

2/26一早我就到了手術室報到,從等候室被帶到開刀房時,我還是再次跟護士確認有局部麻醉這件事情(我已經無法再忍受任何的疼痛了)。

醫師來了,醫師動作迅速的處理好一切。然後我感覺到麻醉針紮進我的左乳房,接著很快的,我驚恐的狂喊了出來,然後就是痛到連就救命都喊不出來的狂痛及狂哭。

天啊!麻醉呢?麻醉呢?不是有麻醉嗎?

手術刀在我左乳暈旁切割著,我狂哭不止。猛力的擠出一句「不是有麻醉嗎?」只聽到醫師說『忍一下,一下就好了,很快。』

刀子在肉上切割的狂痛,讓我整個人快瘋了。痛楚一樣持續了好幾個小時,直到回家後還在痛。我心裡只期望,希望這一次一切都會好,我不僅不要再抽膿,我也不想再讓手術刀碰到我。

引流手術結束後,在恢復室待了一陣子就可以回家了。護士交代,醫師幫我手術時擠出非常多的膿,但裡頭還有很多,要我回家要勤換藥。以免傷口感染。回家後我差不多兩個小時就換一次藥,因為膿太多,紗布一下子就濕了。

2/28開始,我右邊本來只有發炎的乳房,也開始有化膿的跡象,一樣在乳暈。我開始害怕,一直想到那天在開刀房手術刀在身上劃開的劇痛。

到了3/2回診,右邊的乳暈上的化膿也腫的很大,跟當初左邊差不多了。醫師直接說,明天早上再來開刀一次。

我不斷的問醫師,「上次開刀麻醉好像沒有作用,是不是可以換一種麻醉藥,或者劑量多一點?」
醫師ㄧ開始一直說,『忍一下就好了,這麼怕痛。一下子就好了。』
我還是很害怕,「可是真的很痛…」

後來一向非常忙碌(我總是掛號到100號左右)我覺得都沒有接觸患者眼神以及體會患者心情的醫師,接觸到了我的眼神。或許他真的看到了我真的非常驚恐的眼神,他改說,「到時候再看看。」

我好想說,我不要到時候看看,我不要。可是不管如何我一定必須要開這個刀,我跟醫師爭執有什麼用呢?只能帶著恐懼害怕的心情等待隔天到來。

3/3早上九點半我就到手術室報到了,但這天醫師的刀非常多,我一直等到下午快兩點才開刀,當護士帶我進入開刀房時,我又跟護士說,我上次真的很痛,可不可以請她幫我跟醫師說,麻醉可不可以給我多一點。

後來進入開刀房後,我聽見帶我的護士跟另一個護士交接,請她跟醫師說,我上次很痛希望能麻醉藥劑量多一點之類。另一個護士回答「大夫說她很怕痛,本來要在門診幫她處理(指抽膿),她拒絕。」

躺在手術台上的我心裡想,這算怕痛嗎?妳們要不要讓大隻的針在身上抽一下、讓手術刀在身上劃一下看看(我可不只劃一下,一次要開兩個洞耶)?然後我更害怕了,不知道等下會不會有麻醉…

醫師進來後,我聽見醫師交代護士,『麻醉劑量多一點』。我放下了一小點心,因為我不知道這樣的劑量等下我會不會依然沒有感覺。還好,這次真的痛楚減輕很多,總算有個比較起來算是『舒服的手術』。


PS. 醫師有把擠出來的膿送去化驗,化驗結果說是字體免疫造成的。也就是說我的乳汁多到滲出了乳腺管,自體免疫系統的抗體出來跟他對抗,因此化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hley 的頭像
Ashley

流浪的天空.幸福的雲朵

Ash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